布袋网络-全网营销服务专家

共享才有互联网分析才有大数据

文章出处:本站 │ 网站编辑:布袋网络 │ 发表时间:2016-01-26 │ 我要分享

我们说我们已经进入了信息时代,但信息时代不只是一个时间的概念,更是一个观念的概念,如果继续保有传统的观念,那么大概很难真正进入信息时代。所以想提醒一下,共享才有互联网,分析才有大数据

这几天,中国绝大部分地区都经历了多年来罕见的极寒天气,朋友圈被一个“冷”字刷屏了。有人晒寒风中被冻哭的妹子,也有人晒被封在冰层中的宠物龟。真是怎一个“冷”字了得。冷虽冷,日子还得照常过,一如我们照常要品读新闻一样。

1月2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结束了对中东三国的访问回到北京。习主席的这次出访可是件大事,特别是对伊朗,14年后的首访,意义非凡。如果你认为习主席的这次出访只是为了经济利益,只为了多签几张订单,那你就错了。中国国家领导人的目光远比这些更长远。

去年以来,习主席频繁出访,每到一地都会发表讲演,接受采访,把这一系列动作综合起来看就会发现,中国正在努力以自己的价值观和话语权推动建立国际关系新秩序。传统的国际关系始终无法摆脱“赢者通吃”“强权即公理”的魅影,这导致世界局地冲突不断,恐怖主义肆虐。

2015年3月,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发表主旨演讲,演讲表达了三大理念:第一,各国体量有大小、国力有强弱、发展有先后,但都有平等参与地区和国际事务的权利;第二,涉及大家的事情要由各国共同商量来办;第三,大国意味着对地区和世界和平与发展的更大责任,而不是对地区和国际事务的更大垄断。由此可见,合作共赢,构建世界命运共同体,是中国致力于推动建立的国际新秩序。

让世界各国理解和接受这种理念,需要不断的努力和更多的沟通交流,理解了这一点也就理解了习主席频繁出访背后的深意。

说到沟通交流,不但国与国之间需要沟通交流,而且人与人之间更需要沟通交流。前几天,为了台湾一个叫周子瑜的小女生,两岸两地网民开启了一场网络大战,结果这场“战争”还被不怀好意的“台独”媒体歪曲和利用了。可这几天,这场“战争”出现了戏剧性的反转,大陆90后网友从百度贴吧转战脸书,利用丰富多彩、无穷无尽的“表情包”取得了“决战”的“胜利”。更戏剧性的是,双方网友还打出了感情,互相热络地聊起了陆剧、美食。

人们说,吵架是夫妻之间相互交流沟通的一种方式,这句话用到两岸网友的关系上其实也很恰当。两岸人民同根同源、血浓于水,即使是吵架也是兄弟阋于墙,相互沟通,增进理解除了脉脉含情,有时也不妨白眉赤眼。何况,网络对话哪有那么理性克制的?过激的言论谁都有,也就不必那么计较了。关键是我们知道了两岸人民之间的感情交流除了一本正经地友好互访,还有一种叫“网上约架”。所以,从这个角度讲,我们永远都应该对两岸人民的情感充满信心,对民间的智慧充满信心。

在这场两岸网友“互撕”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东西叫“表情包”。为什么大陆网友能拿得出那么多丰富、有趣的“表情包”呢?这源于互联网的特性,互联网的核心价值就在于共享,从某种程度上说,没有共享就没有互联网。而共享的前提是巨大的网民队伍,每个人的一点点力量和微不足道的贡献汇集起来就是不可估量的。中国是网络大国,有近7亿的网民,每个网民的每一次点击和上传,都是对互联网的一次支持和贡献。“表情包”这个东西没有知识产权,也不存在垄断,充分体现了互联网的共享原则。所以人数庞大的大陆网友在这个问题上一定是会占优势的。

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随着互联网而出现的大数据,大数据的核心是一个“大”字,只有海量信息才能支撑大数据。信息量不够的网络系统再怎么样也很难达到大数据的要求。所以中国作为一个人口大国和网络大国具有发展和应用大数据的先天优势。

在刚刚结束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提出,要用网络技术和大数据来提升社会治理水平,这既是一种眼光,也是一种底气。中国在大数据的发展应用上有条件抢占先机,快人一步。

说到大数据应用于政法工作,可能有些人一时还转不过弯儿来,怎么用?其实这些年各地一直都在探索和创新,最简单的就是在交通和人口管理领域里的使用,可以实时掌握交通和人口信息。在刑事侦查领域也在使用,比如前些日子,安徽警方通过发微信朋友圈,十几个小时就成功抓获了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还有通过大数据可以实时监控权力使用,从而推动执法规范化建设等等。

大数据虽然有诸多的好处,但我们也必须认识到,数据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必须进行科学的分析,否则的话,我们可能会被数据引向问题的反面。

正在召开的北京“两会”,交通问题再次成为热点,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在西城区代表团参加审议时说,不能让人一提首都就是“首堵”。而自2015年以来,北京市民明显感觉到了交通拥堵的加剧。对此,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回应说,出现这种情况一是因为油价的下跌,二是因为网络约车。他说“网络约车加剧道路拥堵,注册十几万辆车,每天活跃的有6万辆,一天六七十万单在路上跑”。

我们可以看出,周正宇主任在说到网络约车问题时,用到了大数据,但却似乎没有对大数据进行横向、纵向等合理性分析,所以网上的舆论对此并不买账。事实上,网络约车的数据很好统计,但数据的分析结论却需要审慎地拿出,单独看约车数量本身缺少说服力,需要和其他数据一起进行分析,比如网络约车是否减少了车辆的空驶率,是否提高了车辆的使用效率,它在本质上究竟是添堵还是疏堵。事实上,大数据的价值不在于数字本身,而在于数字所反映问题的真实性和科学性,所以才需要对数据进行分析。

我们说我们已经进入了信息时代,但信息时代不只是一个时间的概念,更是一个观念的概念,如果继续保有传统的观念,那么大概很难真正进入信息时代。所以想提醒一下,共享才有互联网,分析才有大数据。

关键字:互联网